<pre id="h1ffh"></pre>

<noframes id="h1ffh"><ruby id="h1ffh"><ruby id="h1ffh"></ruby></ruby>

      <noframes id="h1ffh">

          <address id="h1ffh"></address>

          中國福建網

          當前位置:中國福建網 > 母嬰 > 正文

          一罐奶粉,如何煉成一個中國品牌?

          作者: 編輯 來源:互聯網 發布時間:2022-02-28

          ┊文章閱讀:

          在20年前,情況卻完全不同。當時的中國工廠,生產力主要都用來為國外品牌代工,品牌意識薄弱。哪怕是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絕大多數的中國運動員穿著的都是外資品牌——28個參賽項目中,有22支國家隊是耐克贊助的。

          而關于中國品牌的集體蓄能釋放,2月22日舉辦的第二屆“中國品牌強國盛典”則是更加全面的佐證。

          除了前文提到的安踏,格力、飛鶴、寧德時代等一眾國民品牌都出現在了榜單中。在空調行業,“好空調、格力造”深入人心,寧德時代則帶動了中國新能源產業的共同發展。

          在乳業,飛鶴發展的故事更是波瀾壯闊。

          曾經,國產品牌陷入低谷,消費者一度更愿意選擇國外品牌。飛鶴靠著扎實的耕耘,以高品質重拾消費者青睞,帶領國產奶粉全面崛起。

          甚至董明珠都說,飛鶴的全產業鏈比格力要求還高,更表示過:“等我有孫子的時候我一定讓他喝飛鶴的奶粉[1]?!?/p>

          飛鶴提供了一個民族品牌的發展樣本,這條路沒有捷徑,確保質量才能走得更穩。這條路也沒有止境,哪怕身處領先,也需要專注精益求精。飛鶴的故事,既關于一個企業在行業的突圍,也關乎一次中國品牌的自我突破。

          01抉擇:產業集群

          2006年,當飛鶴決定建設產業集群的時候,同行給予的評價是:瘋了[2]。

          2002年到2008年,奶粉行業零售額復合增速達到29[3]。為了不在競爭中掉隊,絕大部分企業在爭奪市場份額的時候,都忽略了對上游——也就是獲取奶源渠道——的自主建設。

          在當時,獲取奶源的主流方式是向奶農散戶收購,而非自建牧場。自建牧場從質量的角度來說,是最有保障的,但它投入大、回報周期長。很多企業在快速擴張時期,不約而同地選擇“自己不養牛,只從農戶手上收奶”的原則。

          只是快速擴張的另一面,是奶源質量的不穩定。在三聚氰胺事件爆發的2008年,全國乳品企業自建牧場提供的原料奶只占10[4]。整個行業岌岌可危,飛鶴能成為幸免者,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它逆著行業快速擴張的勢頭,緩慢卻堅定地建起了全產業鏈。

          用董事長冷友斌的判斷來說:“奶源問題將會成為中國乳業問題之源”[2]。

          因此,頂著資金緊張、沒有建設經驗、沒有人才團隊的壓力和風險,飛鶴在國內率先從建設“萬頭牧場”開始打造全產業鏈,而“要做世界上最好奶粉”的堅持,一直指引飛鶴穩扎穩打、克難奮進。在奶粉危機爆發的前兩年,飛鶴就已經開始在北緯47°世界黃金奶源帶上,開始了“農牧工”三位一體的產業集群建設。在其他企業還在收購奶源的時候,飛鶴已經把源頭牧場種植、飼料加工等都納入到了產業鏈中進行質量管控。而產業集群建設的成果也在鮮奶品質中有了回應。從指標上看,飛鶴自有牧場的鮮奶品質超過國家標準,甚至超過了歐盟標準。

          奶粉危機之后,行業急需解決的是產品的安全問題。成為安全代名詞的飛鶴,此時并沒有躺平,開始了將標準從“安全”提升至“優質”的摸索。

          飛鶴做起了從一株牧草,到一頭奶牛,再到一罐奶粉的全產業鏈創新,實現了技術和產品的不斷升級。

          02引領:定義標準

          來到2015年,我國奶粉市場出現重要轉折。

          千億規模的奶粉市場,其零售增速正連年放緩,從2015年前穩定在20以上,放緩至2020年的5。這釋放出新的信號是:奶粉市場需要從放量階段逐漸進入品質提升階段。

          奶粉市場的增速轉折帶來了行業發展路徑的變化。

          國家和奶業協會迅速出臺各種政策倒逼行業提升奶粉品質,提升國產奶粉競爭力。2016年,國家出臺的“注冊制”提高奶粉準入門檻;2020年,奶業協會還頒布過《現代奶業評價奶牛場定級與評價》,評級的內容甚至涉及到奶牛的情緒管理、外貌鑒定、生殖記錄、三代家譜。

          2021年,奶粉新國標出臺,詳細規定了奶粉中蛋白質、碳水化合物、微量元素的上下限,而以往被認為是最高標準的歐盟標準都只規定了下限。

          在品質提升階段,大量中小雜牌奶粉出清,國產奶粉的市場占有率自2016年后集體上升。

          衡量食物品質往往存在兩個維度的標準,安全代表底線,新鮮則代表優質。要繼續追求更高的品質,就意味著要讓產品更新鮮,而這樣的追求往往是與自己賽跑。在放量階段飛鶴就對品質進行了嚴格把控,而這種嚴格,隨著奶粉市場進入新階段越來越苛刻。

          飛鶴牧場奶牛專屬“媽媽”在幫小牛穿棉襖

          2018年,飛鶴聯合中國標準化研究院和中國農科院奶業創新團隊首創“新鮮標準”??,涵蓋了六大產業鏈環節的標準建設。這意味著行業里,第一次有了新鮮奶粉標準體系。

          在奶粉行業,新鮮就是營養,而對新鮮的追求可以無限突破。2021年,飛鶴又聯合上述機構升級了“新鮮標準”——提出“6+1+1”新鮮嬰幼兒配方奶粉標準體系,在飼料、奶源、配方、加工、智造、儲運等各個環節都進行了全面的升級。

          最新的標準體系之下,飛鶴新鮮奶源標準菌落總數≤5000CFU/mL,遠低于歐盟標準。奶源里的菌落總數會影響產品最終的新鮮度,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降低菌落總數,可以適度降低后期殺菌溫度和時間,更好地保證產品的新鮮度和營養均衡。

          不僅在一些指標上進行了更為嚴苛的要求,飛鶴這次升級還有不少行業創舉。例如,飛鶴引入了“糠氨酸”這一關鍵指標,奶粉中糠氨酸的含量越低,說明牛奶的受熱程度低、保存時間短或運輸距離短,意味著奶粉中的活性營養物質保存更完整。

          而糠氨酸的含量控制其實非常困難,這也是國際上第一次將糠氨酸作為嬰幼兒配方奶粉新鮮的衡量標準。

          “新鮮標準體系”的制訂,看似是品牌對自身產品品質的死磕,但其實遠不止如此。中國工程院院士朱蓓薇這樣解釋,“該標準體系的制定及實施,對于提高國產嬰幼兒配方奶粉的競爭力和美譽度,促進我國乳制品行業的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的示范意義?!?/p>

          從超越標準到定義標準,飛鶴對品質和創新持之以恒的追求,是一個企業對自我的不斷突破,也是頭部企業引領行業高質量發展、提升國產奶粉全球競爭力的責任擔當。

          03突破:基礎科研

          2018年,馬斯克把特斯拉Roadster送上了火星軌道,火箭升天的旅途中響起的是大衛·鮑伊的成名曲《太空怪人》。有人說這是一場最偉大的公路旅行,但更重要的是,這場對浩瀚宇宙的探索還裝載了人類文明的新結晶——Roadster代表的是變革燃油時代的電動車技術。

          讓文明成果飛向宇宙,這并非馬斯克獨有的航天情懷,有時它顯影的是我們對未來的定義。2020年12月17日,嫦娥五號返回器著陸在內蒙古四子王旗預定區域,這是21世紀人類首次月球采樣返回任務,而伴隨嫦娥五號登月采樣,最終永留月球表面的是一塊印有飛鶴Logo的銘牌。Roadster背后的電動車技術是未來,飛鶴身后的嬰幼兒配方食品也在定義另一種未來,而它們之所以能界說將來,離不開在基礎科研領域的彌日累夜。

          母乳是嬰兒最好的食物,以中國母乳為黃金標準研制嬰配粉也一直是奶粉研發的原則。由于每個國家的民族特性、地域環境和膳食結構不同,母乳的成分也會有一定程度上的差異。

          有研究表明,DHA和ARA是嬰兒腦部發育所需關鍵營養,二者比例影響吸收。但實際,中國母乳中DHA:ARA比例為1:1.7,美國為1:3.16,日本為1:0.51,中外存在明顯差異。因此,能做出適合中國孩子體質的奶粉,一定是最懂中國母乳的品牌。

          國內奶粉的適配性決定了本土化是我國奶粉行業的必然趨勢,而根基就在母乳研究。我國對母乳展開系統性研究可追溯至2009年的“863計劃”,當時營養強化食品的研究與開發專項提出要建立中國母乳數據庫,這對研制適合中國寶寶體質的嬰幼兒配方食品起著重要作用。

          那年也是飛鶴推開科學研究中國母乳大門的日子,作為“863計劃”參加單位之一,飛鶴承擔了黑龍江、北京這兩個地區母乳的采集和檢測任務。以此為契機,飛鶴建立了規范的母乳采樣、檢測標準,并著手建立中國母乳數據庫,開始規范、科學、系統地研究中國母乳。

          經過十余載的系統研究,飛鶴逐步建立了地域廣、數據大、維度多的中國母乳數據庫,如今已納入近20000個樣本量,覆蓋國內27個省份。

          如果說數據庫是飛鶴探究中國母乳奧秘的眼睛,那中國母乳譜系研究和CHMP中國母乳計劃兩大技術路線就是飛鶴深耕這項基礎科研的大腦。

          前者讓飛鶴的母乳研究突破了單課題的小樣本、橫斷面數據的局限,后者則勾勒出目前生物學領域國際前沿的研究方法,它將母乳看作一個復雜的生物學系統來研究。

          對母乳研究的實際投入正是飛鶴踐行這份長期主義的側寫。從2016年至2020年,中國飛鶴的研發人員就擴充了3倍,基本每年新增一個外部高水平研發平臺——北大醫學部、哈佛醫學院、朱蓓薇院士團隊、農科院奶業創新團隊、江南大學等等;5年間的研發投入更是增長了10多倍。

          結果就是,飛鶴在2020年發表10篇高水平論文,2021年發表數又達到21篇,論文產出量均居中國奶粉企業第一,其中還包括在國際一級期刊發表的9篇高水平學術文章,影響因子最高到9.3。

          量的積累之下,更有質的挺進。飛鶴在母乳分類等方面取得系列成果,突破了母乳低聚糖定量檢測的世界性難題,開發了12種母乳低聚糖的定量檢測方法,并在此基礎上,開創性地把母乳按照不同的特征和對寶寶的影響進行分型,將中國母乳研究的水平帶到了世界領先的位置,為中國乳業贏得了世界尊重。

          若再回到2020年的那趟登月之旅,除了印有飛鶴Logo的那塊銘牌,隨嫦娥五號登月的還有飛鶴星飛帆。作為2021年全球嬰幼兒配方奶粉的第一大單品,登月搭載返回的星飛帆正是飛鶴母乳研究的集大成者,而母乳研究的無盡頭,撐持著飛鶴對精進配方的無止盡追求——從率先應用OPO到率先添加“乳鐵蛋白+10倍益生菌”,從星飛帆到星飛帆卓睿,再到無限的未來。

          04尾聲

          在中國消費者對奶粉失去信心的那段時間里,國產奶粉節節敗退。從飛鶴的角度來看,其實它可以選擇去國外建廠合作,從而打外資品牌的名號。不過,飛鶴仍然選擇在本土深耕研發。用冷友斌的話來說,沒有做出一個國產奶粉品牌,他不甘心[5]。

          在眾多中國品牌的發展上,不乏這樣的抉擇時刻。有的可能發生在創始原點:是安心給外資品牌代工當打工人,還是自立品牌闖一闖?有的可能發生在激烈交鋒中:是見好就收,接受巨額的收購邀約,還是咬緊牙關,挖掘自己的潛力?有的可能在功成名就之時:是急流勇退,還是嘗試突破界限?

          正是一個個激流勇進的選擇,促成了中國品牌勢能的集體爆發,用對品質精益求精的一次次追求,贏得了消費者最終的青睞。

          作者:楊典/余佩穎

          編輯:周哲浩

        1. 軟文發布平臺
        2. 帆布水池
        3. 運維開發網
        4. IT新聞
        5. 淘寶erp
        6. 植物提取物網
        7. 站長網
        8. 青島月子會所
        9. 辦公家具
        10. 呱呱贊小程序
        11. 盈江新財網
        12. 工程拍照軟件
        13. 包裝新聞
        14. 甘州文化網
        15. 客服寶
        16. andon系統
        17. 系統
        18. 奢侈品回收
        19. 中國市場經濟網
        20. 黑客視野新聞
        21. 写得很细的开车秒湿

          <pre id="h1ffh"></pre>

          <noframes id="h1ffh"><ruby id="h1ffh"><ruby id="h1ffh"></ruby></ruby>

              <noframes id="h1ffh">

                  <address id="h1ffh"></address>